无锡新传媒
首页 > 吴文化 > 吴地风物 > 正文

老家的水井

2023

11/03

09:24

来源

无锡日报

分享

  上世纪70年代初,江南农村悄然掀起了造房风,父母先后用3年时间为哥哥、姐姐、我、弟弟各建了一座二层楼房。房子竣工后,父亲决定在住宅后门旁3米处挖一口水井,于是选了个“黄道吉日”,请了位40多岁姓秦的挖井师傅来我家。

  秦师傅在父亲选好的位置上,用石灰撒画了一个直径60厘米左右的圆,然后动手开挖。我和哥哥在旁帮忙,用篮子传递挖出来的泥土。秦师傅把水井挖成锥形,上面小、下面大,越往下越大。水井一米一米往下挖,渐渐的,挖出来便是泥、水混合物了。挖到约莫6米深时,秦师傅在井下大声喊道:“挖到泉眼了,挖到泉眼了!”我们赶紧探头往下看,只见井底有一股泉水“哗哗”往上涌,秦师傅忙说:“快把砖传下来。”我和哥哥迅速响应,把青砖往下传。秦师傅将砖沿着井壁一层一层往上垒,垒到地面时,一共垒了600多块青砖。井口处,用一个预先准备好的直径60厘米、高70厘米左右的圆形水泥管子压顶,作为井栏,一口水井就这样诞生了。随即,母亲把一斤白糖撒进井里,说:“这样的井水就会长长甜甜。”

  吊井水亦有诀窍。第一次吊井水时,我将吊桶往井下一抛,“扑通”一声,空空的吊桶漂浮在水面上,任凭怎么摇晃也打不到水。母亲见状,笑说:“傻小子,看好了!”她用双手把吊桶口朝下桶底朝上拿着,桶绳绕两圈在手中,然后将吊桶轻轻往下一扔,桶口碰到水面“嘭”一下往下沉去,此时轻轻一拉,满满一桶水便被吊了上来,又快又省力。我按照母亲教的法子一试,真灵,吊上来的桶里水是满满的。

  小小水井,井水清冽,酷暑季节成了我家的天然冰箱。把西瓜放进网袋里,用细绳系好,小心翼翼放入井水浸泡。过一小时左右,解开系在井栏上的绳结,小心翼翼地拎上来,整只西瓜冰冰凉,吃在嘴里那真叫一个爽!想吃冷饮的话,用一只塑料桶,灌一桶凉白开,然后用绳子系牢,半沉于井水中,个把小时后拎上来,冲调商店买的橘汁粉,便能喝上沁人心脾的冰橘汁了。晚上把吃剩的饭菜放在一只篮子里,拴上绳子吊入井中,篮子底将将碰到水面,然后盖好井盖,翌日早晨取出饭菜,一点也没变质。冬天,水井又成了我家的温泉。暖融融的井水,吊出井面时蒸腾着雾气,用它淘米、洗菜、洗衣服,一点也不觉得冷。

  2007年6月,太湖暴发蓝藻,市区自来水无法饮用,超市里的纯净水一时供不应求。街坊邻居纷纷涌向我家,在我家水井旁淘米、洗菜、洗衣服,或是用桶提水回家饮用。不知是不是母亲撒过糖的缘故,井水喝起来竟真有些甜咪咪的。那阵子,小小的水井天天被吊得井水见底。不过,因为井底有泉眼,过几小时便又溢得满满的了。小小水井,关键时刻为乡邻们解了燃眉之急。

  老家的水井,默默无言,给予我们源源不竭的甘美井水。5年前老家拆迁,陪伴我们40多年的水井,自此只能永远留在记忆之中……(徐森宝

Copyright(C) 1998-2024 wxr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33006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苏)字第00306号

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