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锡新传媒
首页 > 吴文化 > 吴语趣谈 > 正文

晒太阳,孵太阳

2022

01/07

11:06

来源

江南晚报

分享

  老同学在群里发了一张老人们冬天晒太阳的照片,照片及配诗妙趣横生:

  不管年少多轻狂,

  老了照样靠南墙。

  哪个还在谈理想,

  一律齐刷晒太阳。

  冬日晒太阳,古人称之“负暄”,“夏日纳凉,冬日负暄”,此之谓也。冬天晒太阳,以取暖御寒、保健强身,此习俗在我国历史悠久矣。须知“负暄”之“负”者,背倚也;“暄”者,太阳温暖也。然而,这一古人冬日晒太阳养身法中的精华,却被现代人有所忽视。现代人冬日晒太阳往往是面部、胸腹朝着日光晒太阳,而不大注重背部晒太阳。从中医理论而言,此种只晒面部、胸腹而不晒背部的晒太阳养生法存有缺陷。

  中医认为:冬日天寒,大自然处于阴盛阳衰状态,人体须顺应自然,通过晒太阳以强壮阳气,温通经脉。而人体背部乃阳中之阳,是足太阳膀胱经和督脉这两条阳经循行之处。故冬日晒背,可温煦流通这两大经脉,可振奋阳气,抵御寒邪侵害,更易使全身暖和而利养身。

  我国古代“负日之暄”的故事就挑明了冬日晒太阳重视晒背部的要领。相传古代一位乡间老者,靠粗麻衣度冬。为御寒取暖,他只能依靠太阳的照晒,尤为注重背部晒太阳。古代文人墨客对这种“冬日负暄”赞不绝口。唐代诗人杜甫吟道:“凛冽倦玄冬,负暄嗜飞阁。”唐代诗人白居易咏道:“杲杲冬日出,照我屋南隅。负暄闭目坐,和气生肌肤。初似饮醇醪,又如蛰者苏。外融百骸畅,中适一念无。旷然归远山,心与虚空俱。”唐代诗人韦应物唱道:“负暄衡门下,望云归远山。但要尊中物,余事岂相关。”明末清初文学批评家金圣叹甚至觉得“负曝奇温胜若裘”。

  现代医学研究亦认为,冬日晒太阳可促进人体血液循环、增进食欲、增强体质;占日光60—70%的红外线,能透过皮肤到皮下组织,对人体起到热刺激作用,从而使血管扩张,加快血液循环,促进体内新陈代谢。怪不得每次阳光越过棉衣爬满皮肤时,人们似乎总感觉到它暖心胸、滋进肝、润及肺,使全身豁然舒展振奋。另外,冬令阳光中的紫外线能杀灭皮肤上的细菌,增强皮肤弹力、光泽和柔和性,提高人体免疫能力,改善体内糖代谢,促进钙、磷代谢和体内维生素D的合成。然而隔着窗户玻璃晒太阳,玻璃会过滤掉太阳光中的部分紫外线,从而减弱紫外线的上述功能。故冬日晒太阳宜直接照晒。冬日晒太阳,还可治疗因冬令日晒时间短而导致的老年季节性精神抑郁,故把冬令阳光言之为一种天然“兴奋剂”也不为过。

  晒太阳,吴语则叫“孵太阳”。《汉语方言大词典》载:“孵太阳,在阳光下取暖。”《吴方言词典》载:“孵太阳,指(人)较长时间地晒太阳。”与吴语词“孵茶馆”“孵混堂”的“孵”释意相同。现代吴语文艺作品中亦可时见“孵太阳”这个吴语词。如范小青《光圈》中:“她到天井里看看,蒋骏声在孵太阳看书。”沪剧《陆雅臣卖娘子》:“我正在场角郎孵太阳,拨你骗去上海城隍庙。”

  俗话道:“十里不同风。”在同属吴地的常州,吴语“孵太阳”则说写成“向太阳”。从字面上看,“向太阳”则是面向(朝)着太阳孵太阳,与“负暄”似乎背向。但从字意来讲,这个“向”则包含了人们对冬日阳光的向往与享受,因此,我想把这个常州话“向太阳”改成“享太阳”——享受阳光,“享太阳”又与“冬日负暄”不悖。(胡容邈

Copyright(C) 1998-2022 wxr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无锡新传媒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11033006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:(苏)字第00306号

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